一条流过我生命的河流

我是你河边的翠柳 是驶过你世界的渡船 如果能给你留下一片春天
或是一句生命的真言 也不枉我此生的灿烂 也许我蹉跎了容颜 但是 生命的誓约
从来没有改变 也许我的苍翠 再也唤不出你的神思 也许我的桅杆
再也载不动你的诺言 那么 我也愿倒映在你的河流 给你的生命新生
留下启迪的梦幻 岸啊 我是你生命的河流 你是我生命的归舟

在我的生命里,流过这样一条河。它在冰川的春天里沉睡,它在山谷的泥沙中奔走,它在我的人生中静静流淌。面对它,我需要一生的勇气。而路过它,我只需要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躲过清晨的雾雨,躲过每一个惭愧的自己。

岁月易逝,年华似水。年轻的心慢慢苍老,旧时的轻狂被生活的大浪淘尽。这人生的一世游,似乎是我不愿吟诵的风流。每每想起,心中生出无限惭愧。

人生没有来去,简单的一条河,从波涛汹涌,到自我内心澎湃,是否激起你无数悲壮岁月?那些日子,山外的山,没有阻挡你的脚步。你说天上的云会告诉你,远方到底有多遥远?如今,云飘人去,你的心是否被一条河流埋葬?

当花开满山,你会回来。当花落满地,我会离去。缘分的交错,竟抵不过一条河流的清澈。我在云影里守望,你在河流里,和浮萍一样迷茫。是否惭愧,是否愿意补偿?可惜来日里,再无你我的地老天荒。

走在田野间,满目的绿草在风中泛出波浪。我心神安宁的平躺,大地的四季,在我的生命里,悠然自得的变更交替。可我只愿做一只辛勤的蚂蚁,让忙碌的身影,逼退时间的无礼打扰吧!当然,我也愿意就这样睡去,只要允许我能枕着一条河流,我便不会对那些逝去的岁月,心生愧意。

我在忙碌,正如我在每一个黑夜里的行走。身边都是人,心里却容不下一条河流。河流从我头顶流到脚趾,纯净的雪山冰水,流过了欲望,流过了金钱,流过了名誉,而剩下的我,只剩一身臭皮囊。我浑身湿透,可我却温暖依旧。因为,我的眼眸,是河流越不过的灵魂鸿沟。

雨水来临之际,河面的点点涟漪,向我的内心深处推进,我在这样的温柔中多情。我泪眼婆娑,心中生起无限向往,我不再麻木,我不再心如止水。我开始在波光里思念故乡,我开始在洗衣姑娘的倩影流浪。

此刻,我是如此深信,我是云影里漂泊的风情,只因一条河流的涤荡,我便从生命的枷锁中挣脱。我开始在一条鱼的的生命里寻找自由,我开始在一只白鹤的飞翔中寻找天空,我开始在一个故事的结局中寻找安慰。

有开始的地方,必定有阳光照射,遗憾的是,我却在一片树荫里乘凉,故而错过了的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浪漫。我满面清泪流过,正如那条河流所带给我的领悟一般伤痛。可我心有不甘,我戴上斗篷,穿上蓑衣,在雨燕飞过我的头顶时垂钓。鱼饵是死水中的蚯蚓,鱼钩是我不羁放纵的自由。一条条小鱼游过了鱼饵,游过河流,游过了我的自由。我垂下头,惭愧不已。

每当夜深人静时,我真正能面对的,只有那些倒影在河面上的如烟往事。至于那些随风尘飘落人间的三月烟花,秦淮河畔依然没有红灯照耀。我撑一叶孤舟,在商女的琴弦上逗留,久久不愿离去。因为我坚信,在河流的尽头,我会在一片芦苇的守护下,见证心若不死、远方就是诗的生活憧憬。

面对岁月,也许我是最应该感到惭愧的那个。尽管我走过无数桥,但我却没有一次停下,认真看看我生命中的这条大河。那些高高凸起的沙丘,至今依然在泥沙色的河水中被孤立。而我这个人间过客,除了此岸到彼岸的的穿行,我便再也找不到任何一个故事留下。也许,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了我将错过这条生命中的河流。

河流终要枯竭的,每一棵枯萎的小草,都是我难以言说的无奈。其实,我想在冬天的雪花飘飘中出发的,怎奈春天的脚步太快?我只能在夏夜的炎热中滂沱大雨,我只能在秋天的萧瑟中秋雨绵绵。没有人记住我,我成了唾沫里的饭粒,被污言秽语腐烂。我开始溃逃,可是河流在我的生命里,流过我的眉梢,流过我的嘴角,我开始微笑,用余生,弥补惭愧留下的伤害。

我想,如今的我,无论是岁月,还是我生命中的河流,我都不敢面对。试想,一个连自己都不愿意面对的人,他有何资格去面对一条曾经清澈见底的河流呢?假若真有,那么想必他的内心,是无限惭愧的。

现在的我,是心有惭愧的,至于那份无限惭愧,只能等待那条流过我生命中的河流,带我回到最深的岁月里,我才能恍然醒悟——这一生,冷风中,空等,空等。

二零一六七月二十九日于成都,竹鸿初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