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病故南京小伙查询遗产遭拒 法院支持以人查房

议论风生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去年5月,南京小伙陈峰的父亲突然去世。作为独生子的他为了继承父亲财产,去住房管理部门查询父亲生前名下的房产明细,却遭到了拒绝。无奈之下,陈峰将南京市住房与城乡建设委员会告上了法院。陈峰作为唯一的遗产继承人提出查询要求合情合理,而南京住建委拒绝受理也有章可循,那么到底谁错了呢?

此案是南京地区首个要求“以人查房”的案件,也是全国范围内第一起“以人查房”的诉讼案。一审法院支持了陈峰的请求,使得该判例更具有标杆意义。

据了解,陈峰今年19岁,父母在他10岁时离了婚,此后陈峰一直跟随母亲生活。2014年5月,陈峰年仅49岁的父亲因脑出血突然去世。而在离婚后,陈某一直未婚,加上父亲陈某的父母也早已亡故,作为独生子的陈峰成了唯一继承人。

据报道,南京小伙陈峰的父亲陈某突然去世,作为陈某唯一合法继承人,陈峰去市住房管理部门查询父亲生前名下的房产明细,但遭到拒绝。陈峰将南京市住建委告上法院,南京市鼓楼区法院认为原告陈峰具有查询陈某名下房屋登记信息的主体资格,判决被告应当履行查询陈某名下房屋登记信息的法定职责。

原告陈峰代理人浦先生:最后公证处和我们一起调查,然后做了个公证,孩子爸爸妈妈离婚了,爷爷奶奶去世了,唯独这一个孩子,就是他唯一的继承人。

此案是南京地区首个要求“以人查房”的案件,笔者检索了一下,这应该也是全国范围内第一起“以人查房”的诉讼案。一审法院支持了陈峰的请求,使得该判例更具有标杆意义。

陈某生前留了一套房子给陈峰,作为儿子以后的婚房。但根据陈某的经济情况,他们推测:陈某应该不止一套住房。于是,陈峰找到南京市住建委下辖的房管局档案馆,要求查询父亲名下的住房信息,但遭到了拒绝。

原建设部2006年制定现仍然有效的《房屋权属信息登记信息查询暂行办法》明确规定,“查询房屋权属登记信息,应填写《房屋权属登记信息查询申请表》,明确房屋坐落或权属证书编号,以及需要查询的事项,并出具查询人的身份证明或单位法人资格证明”。该部门规章全国通行,依其规定确实只能“以房查人”,而不能“以人查房”,应该说,被告南京市住建委严格执行主管部门的规章,很难说其有什么错误,其他地方也是这么做的。

浦先生:因为他爸爸得了心脏病,一个小时就去世了,这个房产我就找到房产局了,他说你这个不好查。

若鼓楼区法院简单地以南京市住建委具体行政行为不违法为由驳回陈峰的请求,应该也说得过去,且不得罪行政主管部门。作为父亲的唯一合法继承人,陈峰对父亲是否还有其他房产可以继承的疑问,就会成为一个永久的谜团,陈峰也肯定不服,纠纷永远也得不到解决。这不符合“执政为民”、“司法为民”的理念。

庭审中,南京市住建委相关工作人员解释说:根据国家建设部出台的《房屋登记办法》、《房屋权属信息登记信息查询暂行办法》等规定,由于涉及个人隐私,在查询房产信息时,不能仅仅以姓名作为查询条件。

鼓楼区法院没有这样做,而是以2007年生效的《物权法》所规定的“权利人、利害关系人可以申请查询、复制登记资料,登记机构应当提供”为依据,推论出陈峰是利害关系人,有申请查询登记资料的主体资格;再了解被告“以人查房”没有技术障碍,便毅然作出支持陈峰请求的判决,法理情理上站得住脚,体现了审判智慧。

南京市住建委产权市场处刘新:房屋信息的查询,权利人也好,利害关系人也好,首先是要向登记机构填写登记信息的查询申请表,表中明确规定根据房屋坐落以及权证编号,来作为登记机构的检索方式。

该案判决还只是一审判决,南京市住建委是否上诉还不得而知。而且我国是制定法而非判例法国家,即使该判例生效,对其他法院也没有约束力。因此,期待国家住建部门以此为契机,对过时的查询办法作出与时俱进和人性化的解释,或由最高法院制定相关司法解释(或将本案列为指导性案例),让陈峰们以后不再为类似的问题困惑。

住建委的工作人员还表示:他们每年接到的请求查询房屋登记与档案信息的案例有1万多件,但像陈峰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虽然能体会家属的心情,但依据现有法律法规,他们只能拒绝陈峰的查询请求。

□刘昌松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系南京市房屋权属登记机关,依法负有提供房屋登记信息的法定职责。而根据《物权法》,房屋的权利人及利害关系人可以查询、复制房屋登记资料。本案中,原告陈峰系死者陈某遗产第一顺序的法定继承人。陈某名下究竟有多少房产,与陈峰的继承权利有直接利害关系。因此,原告陈峰享有查询陈某名下房屋登记信息的主体资格。

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法官李澎:原告的父母已经离异,离异之后他的父亲没有再婚,也就是说他只有一个唯一的儿子
0115
原告既然具有查询的资格,那么这个查询的办法或者查询的途径、应当是为权利人查询提供服务的,而不能成为一种阻碍。

对于被告提出的,住建部颁布的《房地产登记技术规程》中有规定:登记资料不得仅以权利人姓名或名称为条件进行查询,故不能仅以姓名查询房屋登记信息这一条。法院认为,房屋登记信息查询检索条件的设置,应当方便权利人或者利害关系人获取信息。而根据住建委的陈述,“以人查房”在现有条件下是可以实现的。

李澎:客观上原告想获取这些信息,他也无法提供这些房屋的坐落,权属证号这些检索条件
0236
实际情况下我们也问了被告,“以人查房”从技术层面是可以做到的,我们认为判决它履行职责不存在技术层面的障碍。

最终,法院支持了原告陈峰的诉请,判令被告南京市住建委履行查询陈某名下房屋登记信息的法定职责。

据了解,此案是南京首个要求“以人查房”的案件,面对被继承人突然离世造成房产信息不明的状况,这个案例的判决突破了现有“不能以人查房”的限制,对继承权人查询房产信息的权利进行了明确规定。这对于房屋信息查询的规范,有着深远的的意义。

如今,许多行业都会制定相关规定,但我国人口多,新情况、新问题层出不穷,规定不可能一一考虑到,尤其是尚未发生过的情况更无法预料。基于这一现实,行政部门在制定涉及公众利益的相关规定时,若也能像最高人民法院那样,不断增加一点类似司法解释的补充条款,许多问题就会与时俱进、迎刃而解。(江苏台记者袁晓清
俞声扬)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