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工厂”奥斯维辛之谜

今天的天气非常好,波兰的蓝天白云下,路边有大片的油菜花地,非常的养眼。车子往西开了1个小时左右,到了一个波兰小镇—“奥斯威辛”。2战期间纳粹在这里建立了最大的、臭名昭著的集中营,即杀人工厂,可惜了奥斯威辛这个镇名,因此为世人所知。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短短三年,光是在这就处决了150万人,故又称“死亡工厂”。

奥斯维辛集中营是纳粹德国在二战期间建立的集中营和灭绝营,位于波兰距克拉科夫西南60千米的小镇奥斯维辛。这座集中营建于1940年4月27日,由纳粹党卫队头目希姆莱下令修建。1942年1月20日,纳粹党万湖会议通过了所谓犹太人问题最终解决方案,决定在灭绝营内实施系统的屠杀行动。到1945年苏军解放奥斯维辛时,已经有数百万犹太人和盟军战俘在这座集中营中遭到了屠杀,具体的遇害人数已经成为无法解开的谜团。
图片 1
奥斯维辛原本是波兰南部平原上一个绿树成荫、风景宜人的普通小镇,它距离波兰古城克拉科夫只有60千米。波兰沦陷后,德国人占领了这里,党卫军将小镇上的一座波兰兵营进行了改造,将其作为关押波兰人的监狱。不久,党卫队头子希姆莱看上了交通便利却位置偏僻的奥斯维辛,希姆莱决定要把奥斯维辛建设成最后解决犹太人的理想场所。主子们发了话,走狗自然积极地行动了起来。1940年4月27日,党卫军高级官员阿帕德维甘德设计并监督改造了奥斯维辛的旧兵营。紧接着,在奥斯威辛集中营负责人的主持下,集中营陆续扩建,形成了具有14座平房、6座两层楼房的建筑群。1940年6月14日,700名波兰的政治犯被盖世太保带到了这里,成为集中营的第一批关押者。为了表示欢迎,集中营的官员卡尔弗利奇致了这样一段欢迎词:你们到这里不是来到疗养院,而是进了一座德国集中营,只有一条出路离开这里——通过烟囱。如果你们当中有犹太人,我保证他活不过两个星期。这是多么让人毛骨悚然的一段话啊!从1941年起,盖世太保不断地向集中营送来吉卜赛人、捷克斯洛伐克人、苏联人、法国人,而送来最多的则是犹太人。随着囚犯人数的急剧增加,集中营也开始不断地扩建,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奥斯维辛集中营已经变成了拥有3个主营、39个卫星营,占地40平方千米的庞然大物了。
奥斯维辛集中营之所以出名,并不只是因为其占地面积大,营区众多,而是因为纳粹在这里修建了五座带毒气室的焚尸场,这让奥斯维辛成了纳粹所有集中营中杀人数量最多的地方,它也因此得名杀人工厂。最初的时候,集中营中的刽子手们采取枪杀的方法处决关押者。可他们很快就发现这样做费时费事,奥斯威辛有名的刽子手霍斯就提议采用毒气的方式来解决犯人,而无色无味的氢氰酸毒药——齐克隆—B就成了纳粹的首选。1941年9月3日,集中营的看守将250名波兰人和600名苏军战俘关进了11号囚室的地下室,看守们向地下室投下齐克隆—B。经过1个多小时,850名犯人全被毒死,纳粹的实验获得了成功。从此开始,直到1944年11月3日奥斯维辛停止用毒气杀人,几乎每一天奥斯维辛都在上演着同一幕惨剧。装满犹太人的列车从欧洲各地开来,人们被锁在货车里。一到站台,车门被打开,犹太人在党卫队看守的叫嚷声与军犬的号叫声中被赶下火车,按照性别和年龄分成几队,那些老幼病残直接被汽车送往了奥斯维辛2号营地。车队到达后,党卫队士兵将犹太人赶下汽车,告诉他们要进行例行的消毒。然后越来越多的受害人像沙丁鱼一样被塞进了毒气室。然后,沉重的大门被关上,党卫队士兵将蓝绿色的齐克隆—B从通气孔倒入房间,然后立刻把气孔封上。恐慌的人群开始向大门旁拥挤,人们互相挤着、抓着,想越过人墙呼吸到外面的空气,然而他们最终还是血迹斑斑地倒了下去,巨大的尸堆在门口形成。半个钟头以后,集中营的看守用抽气机把毒气抽掉。然后大门打开,从犯人中挑选的特别队的人员走进了毒气室,他们先将尸体从毒气室里拖出来,然后在尸体里寻找金牙,并剃掉死者的头发。接着,特别队员将尸体运往焚尸炉,用高压水枪冲掉地上和墙壁上的血污与粪便,再喷洒香水,将毒气室恢复成淋浴室的样子,等待下一批受害者的来到。此外,纳粹除了拿走尸体上的衣物、首饰、眼镜、头发、金牙等循环再造的物品外,还残忍地剥下人皮来做灯罩或用人骨做成椅子,这些物品在后来的纽伦堡审判中都成为指证纳粹罪行的证据。从1940年开始,到1945年结束,有200万到400万人被杀害在奥斯维辛集中营中,他们中绝大多数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1945年1月,苏联红军攻入了波兰,他们很快就逼近了奥斯威辛。纳粹的刽子手们自知灭亡在即,他们炸毁了集中营里35座仓库中的29座,炸毁了所有的毒气室和焚尸炉。在撤离之前,他们还对幸存者施加了最后一次疯狂屠杀,当苏联红军到达这里的时候,整个集中营仅存7000名瘦骨嶙峋的囚犯们,这些人皮肤薄得可以看见血管随后,苏联红军打开了仓库,在里面发现了80多万件女装、34万多套男装和整整7吨的头发至此,奥斯威辛这个人间地狱第一次为世人所得知,举世为之震惊。多行不义必自毙,纳粹的刽子手们在战后都得到了他们应得的下场。1979年,奥斯威辛集中营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奥斯威辛成为人们凭吊那段悲惨历史的场所。

图片 2

1947年7月2日,波兰政府把奥斯维辛集中营改为殉难者纪念馆。197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奥斯维辛集中营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以警示世界“要和平,不要战争”。这里被登录为世界遗产的集中营共有两个,我们先是在第2营外买票。

图片 3

这里的波兰游人不少,还有不少是跟着老师来上课的学生。导游说:“周边学校是把这里当作固定的教学课程一部分的。”还有夫妇带着小孩子来参观的。在我们国家,带着学生去博物馆的老师;带孩子去看南京大屠杀展览的家长,也一定会越来越多!“我们千万不要成为对历史健忘的民族啊”!这是魏大侠之语。

图片 4

导游夏雨购票后,我们在入门处领取耳机。一个纪念馆的导游,是个50岁左右满头白发的大妈,给我们讲解,再由导游夏雨通过耳机翻译给我们。进了门是一个小空场,能看到一大排平房,是食堂。往前走,到了以前集中营的入口,有双排的铁丝网围绕着营地,铁丝网以前是电网。进门口的上面有一溜德文“劳动使你自由”,现在看来是非常讽刺的一个标语。当时是为了欺骗来到这里的人们的。

图片 5

进入铁栅栏门内,营地里有28栋2层的红砖楼房,非常的坚固,一排排整齐的排列着。这里是当年的波兰军用弹药仓库,被德军改作集中营。每一栋房子里能关一千个人,一共能关押28000人。奥斯维辛究竟死了多少人,人们并不知道,纳粹撤退的时候销毁了大部分的资料,现在的数据只是估计,至少在100万人以上。院路边有照片,讲述着这里当年的情景。

图片 6

我们走进一座楼房。楼房里的房间改成博物馆,一间屋内有个纪念碑。黑色的石碑座上面,玻璃罐内有骨灰,是纪念这里所有被无辜杀害的人的。墙面上有照片的文字的介绍。再进一个房间,里面的柜子里有很记录本,配合墙上的照片是介绍这里的规模和被害人数量的统计。

图片 7

图片 8

墙上的数据显示:1945年1月27日,苏联红军解放了奥斯维辛集中营,在该集中营中发现了1.4万条人发毛毯和纳粹德军没来得及运走的7.7吨头发。可想而知,有多少人曾经在此饱受折磨,经历不幸。
当时只找到7650名幸存者,其中有130名儿童。

图片 9

1944年前后,纳粹对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屠杀达到了非常疯狂的程度。几乎每天有大约6000人被残忍杀害。
奥斯维辛集中营是党卫军首领希姆莱于1940年4月下令建造的,是波兰南部奥斯维辛市附近3座主营和39座小集中营的总称。关押者波及30个国家——在奥斯维辛集中营被关押的大多数是犹太人,此外还有吉普赛人,波兰、苏联等国的战俘以及包括中国在内的30多个国家的平民。

图片 10

第3间房里展示着一个模型,是揭露纳粹德国如何欺骗无辜的人走进毒气室,最后被焚烧的过程。令人非常的毛骨悚然,听着讲解,真是骇人听闻。无辜的人们被骗进毒气室后,仰头望着喷头等着洗澡。突然,所有的灯全熄了,人们情不自禁地发出惊叫。跟着,离喷头最近的人摇晃着倒下了,人们知道不妙,争相涌向大门口。受尽惊吓的人们意识到厄运降临,人群中发出阵阵惨叫。紧接着,所有的喉咙好像都被一只手卡住了……。15分钟后灯亮了,对进入这里的人来说,一切都结束了,只见纹丝不动的一堆白肉。看守们打开抽气机抽走毒气,然后就是可以多活几个星期的“特别队员”打开大门处理尸体。

图片 11

门打开了,人间最惨不忍睹的景象出现在面前:刚才进去的人像突然被什么抽去了全部生气,尸体木头般一个紧贴着一个站立着,所有的尸体面目极其狰狞可怕,浑身青紫、伤痕累累。窒息的痛苦和本能的相互撕扯,使他们缠成一个拉扯不开的大肉坨。尸体堆成金字塔形,这是由于人群都想挤上唯一的通风口,呼吸一口新鲜空气而形成的。

图片 12

杂役们戴着防毒面具,先用水龙头冲去尸体上的血迹和地上的粪便,然后用绳子套住尸体将其分开。实在分不开的就用斧头砍断尸体的手指。然后用钳子拔下尸体上的金牙,搜出珠宝,剪下头发,把处理完的尸体十具一排摆在地上等看守过目。最后杂役们再用提升机将尸体弄到焚尸炉里火化,火化后没有烧化的骨殖质则用磨碎机弄细后抛撒掉。我在《第三帝国的兴亡》的书中,读过和上述类似的情节。

图片 13

在其它的房间里,
陆续的看到成堆的毒气罐,这样简单的肉罐头大小的毒剂,但只要3罐,就足够在20分钟内杀死毒气室里的数千人。看到成堆的搪瓷饭碗、眼镜架、牙刷、鞋油等。展览的成堆假肢和头发,觉得过于残忍,真真的不忍目睹,就没有勇气拍照。楼道里大玻璃后面有堆积如山的鞋子,另一侧同样堆积着行李箱。最不忍观看的是那些儿童的鞋子,男孩、女孩的都有,唉,太小了阿;还有一些孕妇和襁褓中的婴儿用品,使人的心里太难受了,嗓子眼堵的荒、眼睛湿润。这些60年前的旧物,带着地狱般的气息。每一件物品都联系着一个冤魂,那些毛发山、鞋山堆等积压的冤情和不平,应该时刻提醒着我们每一个人。

图片 14

墙上的照片多是当年的纳粹军人自己拍摄的,看着一火车一火车被欺骗而来的犹太人,提着行李带着家小,整整齐齐地在月台上被德国军士“分类排队”送进死亡集中营的情景,真是找不出适当的词来形容。谁见过这么整齐的赴死呢?许多人还带来全副家当,满以为要在这里认认真真住上几年,而且来的火车还要他们自己买票呢。尤其见不得的是妇女和小孩的照片,我实在想像不出当年的纳粹军人怎么能面对那些无辜女人的面容和天真孩童的眼神。说到儿童,我记得有文章还是电影描述过2战的童工,说德国为了生产一种炮弹,必须由小孩子的手去清理炮弹的内部。

图片 15

走进第2栋楼房,是当年所谓“犯人”的住处。楼道两侧排满墙面的是3行“犯人”的照片,上面有他们进营的日期和死亡日期,平均都在两个月左右,甚至只有一两个星期,每天,奥斯维辛都有大批大批的人死去。最初,监狱给每个进营的人拍照留底,后来发现这样成本太高,而且人们脱形的厉害,即使拿着照片也看不出他们的本来面目,所以就改成了往胳膊上刻数字。把数字刻在胳膊上,这是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独有方法。

图片 16

左边第一间屋子是审判室,这里的“法官”对所谓违规的“犯人”判决即迅速又简单:“枪毙”。“法官”念完审判书后立即执行枪决。审判室对面的房间是纳粹看守的房间,这也是唯一一个与犯人同楼的纳粹看守房间。每栋楼房里还有“犯人头”的单人间,他们协助纳粹管理犯人。“犯人头”的生活条件要比犯人好得多,这些人在战后也接受了应有的审判。

牢房内地上有干草,有3层的木床,睡6个人。还有一些房间是砖垒的床铺,就更虐待人了。来到地下室,是惩罚不听话的“犯人”的地方。房间里没有光亮,各种折磨人的方法就不说了。有一个牢房里面有3个四方烟囱一样的“紧闭室”。“烟囱”占地不足一平方米,我还以为关一个人呢。导游告诉我要关4个人!大家想想,一平米的地方,四个人要站一夜,转天还要劳动。难怪这里的人存活期是3个月左右。

图片 17

导游带我们观看院子里的“死亡墙”,一堵灰色砖墙,地上摆满了鲜花。旁边的2层楼,就是纳粹研究提高杀人效率的地方。楼房的窗户都被木板封住。这个院子是人们被处决前,赤身裸体等待的地方。为什么所有的人死之前都要被剥光衣服,因为那些衣服还要给新来的犹太人穿,决不能浪费掉。纳粹是一切东西都物尽其用,一切的一切,都不放过,哪怕是头发,他们要做成毯子,哪怕是金牙,他们要敲下来。1943年,集中营营内建立起了炼金车间,将金首饰、金牙熔化成金锭,一天的最高产量达到22磅。救护车将金锭运往柏林。成箱的金表、项链、戒指和胸针等,被送到当铺当掉,转换成党卫队的经费。所有的青壮年劳动力,先要去劳动,一天最少11个小时,甚至15,6个小时,直到被炸干最后一滴剩余价值,然后也进毒气室。

图片 18

走回出口的另一路上,电网的外面,就是奥斯维辛党卫军头目,鲁道夫胡斯的别墅。坡地上有个当年的木绞架,是战后绞死胡斯的地方,也算给那些冤死的人一些安慰吧。

绞架旁边就是“焚尸炉”和毒气室了。导游说胆小的人就不要进去了。走进阴森的焚尸间,心在战栗。奥斯维辛的杀人流程是非常工业化的,带着德国人严谨认真的性格特点。刽子手们知道,屠杀的效率取决于受害人走上刑场的秩序,所以骗局最好持续到最后一秒钟。广播里温和地劝告受害者应先洗个澡,除去身上的虱子。把受害者带到更衣室,给每个人一个更衣柜,广播里告诉大家要记好自己衣服上的号,以免出来找不到衣服,直到进入浴室的人越来越多,人挨着人,接着大铁门一关,上了锁,然后灯光全部熄灭,人们才发现不对劲,可是这时毒气已经从屋顶进入,不出一分钟,几千人就都死了,然后就马上进行焚尸,效率高的可怕。

人作为一个整体,我们每个人之间都是有责任的。和平和人道是人类必须的追求。人类史上也多次出现过大杀戮。可是在现代社会,这样由一个国家政权,有计划的杀人还是第一次,也应该是最后一次!

图片 19

坐车来到1号集中营,这里非常的大。地面上有火车铁轨。在广阔的原野上,当年的排排猪笼似的封闭木屋,密密麻麻一直延伸到视线远方。走进大门,看这些为满足大规模的屠杀计划而扩建的多排大木房子,关押的人太多了,牢房也简陋了很多。营地四周还是用电网围住,铁丝网间有炮楼瞭望。走进一个木房子,是卫生间。密集的大便洞,说明人太多了啊。另一个木房间是宿舍,摆满了3层的木床,这回每层睡5个人了,一个床睡15个,甚至30个,人性在这里是不存在的。

图片 20

看了几个牢房,往回走。走上进门处的门楼,这里可以观看四周,能看到地平线。看着下面的铁轨,思绪回到70年前,多少无辜的生命被火车送到这个终点。铁轨延伸处的站台就是犹太人被挑选的地方。

图片 21

每一批犹太人被运到后,在那个站台上,就会一个个的被带到纳粹军医面前由他进行挑选,这个世界上最没有医德的“医生”,根本就不接触这些人,他只是看一眼,一秒钟都不到,然后手指轻轻一抬,指向左或者指向右,左边的直接进毒气室,右边的青壮年就被拖去当奴隶,当然最后还是免不了一死。所有的老人,小孩,残疾人,是一律直接进毒气室的。年轻妈妈只是因为抱着小孩,也是直接骗进毒气室,即使她很健康,可以干活,但是小孩被视为是拖累。

图片 22

绝大多数人是被骗至此的。集中营只是恢复了一部分牢房,还有很多的残迹,都在长满青草的绿地上哭泣着。当年的天也会像今天这样蓝吧?蓝天无辜的陪伴着那些杀人的魔鬼;无奈的看着悲惨的生命逝去。

图片 23

大家坐车回克拉科夫,一路无话,比往日安静了很多。虽然参观奥斯威辛集中营,不可能是愉快的旅程,但即使让自己选择,这一趟也是一定要走的。有什么比唤醒人类的良知,抵御人的兽性更重要的呢?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