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祖母

那些繁忙的年华里,你把勤劳种进一滴滴汗水里。于是在那岁月的沃土上,便开出一株株美丽的花朵。而你的儿女、孙儿们就是那最绚丽的。

 妈妈的一双巧手

那些琐碎的日子里,你把关爱种进一颗颗泪珠里。这爱浓烈,如酒;这爱现实,如针。

我的妈妈和天下许多人的妈妈一样普普通通,她没有貂蝉羞花月貌,没有冰心那样博学多才,长得非常普通,但是她有着一双灵巧的手。

啊,那些孤单的日子里,你把思念织进一双双鞋垫里。鞋子大了,垫双你织的鞋垫吧!即使花纹透着点土气,却是那最美丽。

今天中午我下班回到家,刚进家门,就听见妈妈房间传来一阵非常熟悉的“哒哒哒”缝纫机发出的声音,我想:妈妈准是又在做鞋垫了,我走进房间,果然看见经历沧桑磨砺而显得脸上有明显皱纹的妈妈,戴着老花眼镜,坐在缝纫机前,脚熟练地踩着缝纫机脚踏,用青筋暴起,长满老茧的双手捏着一块布头在缝纫机面板的针上,拧来转去做着鞋垫:“妈妈,你又在做‘温暖牌’鞋垫?鞋垫才一两元钱的东西,何必花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做呢?”妈妈微笑着说:“自己做的比街上买的耐用。”

岁月静默,像你。把劳累和病痛藏在心里;流年易逝,如你;深深浅浅的褶皱昭示着青春不复。

我便不再说什么了,拿张凳子,坐在妈妈旁边,看见缝纫机旁的纸箱里装满了颜色不一,形状不同,大大小小的布头布尾,这些都是妈妈在街上专门车衣服卖的店铺里捡来的,妈妈就用这些边角料在缝纫机上一块叠一块做成鞋垫,给我们垫鞋底,家里老少几口人的鞋垫都是她做的.

何必惧怕岁月!我们就是你最美年华!哪管那寒冬!我们是你一世的阳光!

由于做的次数多了,妈妈根本不用画鞋底图形,一家人的大小鞋码,她知道得清清楚楚,做出的鞋垫总是那么合适,从小到大,我都是用妈妈做的鞋垫垫入鞋底,鞋垫其形厚而柔软,穿着行走,舒适、耐磨、吸汗,觉得舒服极了,走长路根本不累。看着妈妈的双手在缝纫机针一上一下中熟练地摆动着鞋垫,一圈一圈地游走,像记忆之轮飞速旋转着,闭眼,回忆,往事定格,播放……

很高兴做你孙子,以后,也要陪伴在你身边。爱你,敬爱的奶奶。

小时候每次我都盼望过年,因为过年放寒假,不用上学,还能有好吃的,有新衣服穿,打扮得漂漂亮走亲戚拜年收利是,非常开心。每当快过年的时候,我和妹妹就吵着要新衣服穿,妈妈就自己买来花布,量好我们的衣长、衣宽和袖长,白天上班,晚上回来伺候我们吃喝后,在一盏青灯下,就自己动手裁剪花布,坐在缝纫机前,给我们缝新衣服。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记得有一年寒假的一天晚上,我早早睡下了,当我睡醒一觉的时候,看见妈妈卧室的灯还亮着,我就敲门进去,发现妈妈还在赶做我和妹妹的新衣服,缝一会就举起来,放远处看一看,像欣赏一件精美的艺术品。我说:“妈妈,快睡吧,明天再缝,离过年还有好几天呢,又不着急。”“闺女,你快去睡觉,怎么不着急,我要赶在年前缝好。”妈妈头都没有抬一下,缝纫机继续“哒哒哒”响起来了。

年三十下午,妈妈早早吩咐我和妹妹洗澡,我们就嚷着要穿新衣服,妈妈笑眯眯地拿自己缝制的新衣服给我们穿上,衣服是红色的底,大朵大朵金黄色的向日葵盛开在上面,领子是当时最流行的小翻领,袖口是泡泡扎袖,我和妹妹穿着正好合适,妈妈欣喜若狂地看着我和妹妹,像在欣赏两朵她亲手栽培的花,而我觉得此时笑容满面的妈妈是那样年轻美丽。我和妹妹高兴极了,拍着手,唱起了学校里老师教的儿歌:“新年好呀,新年好呀,祝贺大家新年好……”就跑到屋前的空地去玩耍,左右邻居看见了,都投来羡慕的眼光,隔壁李姨还特地走过来,摸着我新衣服那些平整均匀的针脚,翻了翻衣领,左看右看,爱不释手:

“阿红,谁给你们姐妹买的新衣服?好漂亮啊!”

我扬起脸,骄傲地说:“李姨,不是买的,是我妈妈自己做的。”李姨瞪大眼睛,半信半疑地说:“你妈妈真能干,新衣服做得好。”

“嗯。”我说完就和妹妹玩去了,心里像喝了蜜糖水般甜滋滋的。

小时候,每年过年,妈妈不但自己做新衣服给我们穿,而且我们家里五口人的被套也是她亲手买来廉价的布头布尾缝制的。妈妈工资不高,为了这个家,她想尽办法节省,有次公休,她自己去批发市场扛了一匹花布回家,天天在家里赶制被套。那段时间,我放学回家,看见妈妈都是端坐在缝纫机前忙碌,缝了一张又一张,我好奇地问:“妈妈,你缝制这么多被套干什么?”

“批发市场的王经理说了,我车一张被套,他就给我五元辛苦费。”

好大的一匹布,妈妈把布摊在床上,用尺子量好长度和宽度,叫我帮忙把布对称折过来,她拿一把大剪刀,娴熟地“咔嚓咔嚓”剪下去,然后把布放到缝纫机上,“哒哒哒”缝制起来,手在缝纫机上灵活地推动着剪好的布向前、转弯、剪线头,缝纫针扎进布里,跳上跳下,不用半小时,一张花被套就缝好了,看着妈妈额头上的汗珠,我赶紧拿毛巾帮她擦拭。我羡慕她的一双巧手,更赞叹她对家庭的一份浓浓的爱意……那些青涩的岁月里,妈妈就凭借着一双灵巧的手帮补着这个家,从来没有饿着冻着我们。

妈妈以前下班回家,手脚麻利地忙完家务,总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双明亮的眼睛盯着我们做作业,同时用右手拿一根五寸长细细铁制的钩针,左手中指栓着一根线,钩针搭着线,钩来钩去,动作轻巧准确,旁边放着一个透明的袋子,隐隐约约还能看到里面装了很多彩色的线。我偷眼瞄瞄妈妈,妈妈偶尔抬起头,像油画中的圣女一样,端庄、美丽、慈爱,看我们在认真地做作业,露出开心的微笑。

做玩作业,我常常搬个小凳子坐在妈妈身旁,看那些鲜艳的花草、蜜蜂、蝴蝶、鱼儿……从妈妈的钩针下跑出来,仔细看,似乎看见花朵绽放笑脸,鱼儿摇着尾巴,蜜蜂蝴蝶绕着花儿翩翩起舞!那昏黄的灯光照在妈妈那张年轻刚毅的脸上,突然觉得这种画面好美丽……

从小到大,床上枕头套绣着的栩栩如生精美图案,出自妈妈的巧手,出自妈妈非凡的耐心和毅力。妈妈能把天上会飞的鸟,地上盛开的花,森林里会跑会跳的兽巧妙地用一根钩针,通过一团团彩色的丝线,一针一线地钩出一幅幅颜色、画面、图案都有立体感的画。妈妈钩的枕头套美丽大方、生动精致,我不由得发出啧啧赞叹。

抚摸枕头套上密密麻麻、平平整整的针脚,每一个针脚都凝聚妈妈辛勤的劳动,这一针针,一线线,包含了妈妈对子女无限爱意。我想起了孟郊的诗“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逢,欲恐迟迟归……”妈妈,您一生的辛劳,像小草一样的我们怎能报答您的恩情?

虽然我已经有工作了,但是寒冷的冬天来临,我还是喜欢在身上穿一件妈妈织的温暖舒适的毛衣。妈妈织给我的毛衣从小到大加起来有二十来件,件件毛衣图案色彩清雅,针脚细密,针法活泼,令我眼花缭乱,同事见了我穿的毛衣,不是买的,是人工织的,总爱问我,谁给织的,这样细致精美的花纹,跟买的完全不一样时,我就笑了。

今夜,万籁寂静,窗外的月色如水,头枕着妈妈钩的图案精致的枕头套,盖着妈妈缝的被套,梦里梦见妈妈安详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戴着眼镜,一针一线为我们绣着美丽的图案,绣着美好的生活,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