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营小品-宁波话-安庆地点话

两只麻雀在枝头争抢着一只虫子

双人相声《外地人在温州》旁白:狗蛋来到温州工作,听说温州话难学至极,那听起来就像外国人在绕口令看得到却听不懂,而且好几个老乡全被颠覆人生观的温州话逼回了老家,嘿…

我把一整块馒头扔给它们

双人相声《外地人在温州》

因为我是一个君子

旁白:狗蛋来到温州工作,听说温州话难学至极,那听起来就像外国人在绕口令看得到却听不懂,而且好几个老乡全被颠覆人生观的温州话逼回了老家,嘿,他就是不信这个邪,决定挑战这个传说中的“外国话”。于是,在神清气爽的大早上,他找到了隔壁的邻居甲,学习一下温州话。外:你好,我是新来的邻居,想学习一下温州话可以吧?温:嗯嗯!外:“我超喜欢吃温州的

我不想它们饿着

海鲜什么大黄鱼啊海蜇啊大海蟹啊,哦对了,那温州话的螃蟹怎么说?”温:“哈。”外:“恩?没听清?你们的螃蟹怎么说???温说:“哈。”外:“不是。。。。哎。。。算了,那你们鞋子怎么说?”温:“啊。”外:”怎么说?”温:“啊。”外:这温州人好像耳朵有问题哈?外问:“那鸭怎么说呢?”“会嘎嘎叫的鸭子”温:“啊。”外:“鸭子,鸭~~子,嘎嘎嘎的鸭子,怎么说?”温说:“啊,啊,啊”外:“多好的一个人,可惜是个哑巴!“温:嘿,怎么就走了,难道都学会了

可馒头最后躺在了我的脚下

旁白:从邻居甲那里没学会温州话,狗蛋郁闷的不得了,没吃早饭肚子饿的受不了的他管不了那么多了,走到楼下早餐铺买点东西先垫垫肚子。

惟独不见了那两只麻雀

外:你好,来两个馒头。温:后生儿,我的馒头味道兮味道好吃兮好吃又香又大给你外:。。。。。啊?温:我说馒头味道兮味道好吃兮好吃又香又大给你外:我听不懂。。。温:giveyoumantoumantou!!youknow?外:说中文!!温:哦,我是说:馒头给你!外:这。。。。我要馒头,不要肉包温:啊?你要“实心包“啊?你说要”馒头“,我就给你”馒头“了莫。外:。。。。。。咳咳???温:哦,就是说呐,我们温州人说的馒头就是肉包子的那,肉包子就叫馒子的那,我们叫你们说的那个馒头是实心包的那,“实心包“就是馒头的那。馒头、实心包,实心包、馒头,就是这样的那。温:不错啊,都会抢答了外(外地人晕呼呼的了四处找扶手):哈。哈。哈。。。。。温州话真。尼玛。有意思呢。温:来来来,看你刚来温州,我就送你一杯牛奶。外:好吧,谢谢我想问问哈那个饭是什么,你们大早上还吃米饭哦?温:那个是“糯米饭“”糯米饭“,哦哦哦,那个是糯米饭外:哦,怒迷伐?温:年轻人天赋不错啊,讲的很好,教你几句温州话要不啊外:真的!!温:听好喽。早上叫天光,中午叫日昼,晚上叫暗夜,街上叫街里,吵架叫论场,眼红叫眼红,害羞叫睇人睛,膝盖叫脚窟头,腋窝叫拉扎下,床头叫眠床头。{~叫}考外地人对温州话的理解能力,便说:雨伞夹啦拉扎下,浪荡鸡痦外:这。温州话很仍性的那。{你说拖鞋,我讲鞋拖;你说砧板,我讲板砧;你说好走,我讲走好;你说包子,我讲馒头;你说馒头,我讲实心包;你说热闹,我讲闹热;;你说碗豆,我讲蚕豆;你说咸菜,我讲菜咸??}后半句就是这样的那。(打个响指手指指向外)外曾经有一份真诚的机会放在我面前(我为什么为什么要学温州话问为什么来温州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想说“我要回家”。如果非要在这个选择上加个期限,那就是是……一万年!啊啊啊我不想在温州待下去了呜呜呜呜。。。。

温:温州是个好地方别走啊我还没讲完呢山清水秀好风光。外:回头一看大喊一声谢场

麻雀佬撞网

编剧:赵文斌人物时间地点哥傻麻雀佬现在路上(哥傻扛着铁铲从舞台右边上,看时间,再左看右看,说)吔,这几天我们村修路,来的人都是零零散散的,今天最后一天要修好,可是太阳都晒屁股了怎么还没人来呢?嗨!这条路是我们的生命路啊,我们把追村有几千亩甘蔗地,准备开榨啦路没修好呢。(再看看是否有人来,从远处看见

骑着一辆摩托车,喊)喂!!来吧!在这呢!!!!!!麻雀佬哥傻干嘛干嘛?站在路中间干嘛?找死啊?麻雀佬,今天最后一天要修好,后天就开始砍甘蔗啦。今天怎么到现在没人来呢?麻雀佬哥傻麻雀佬哥傻麻雀佬他们啊不来啦!嗨!你们啊!真是…….今天不来就拖明天后退啦,现在的人都怎么啦?他们说修路干嘛?明年我们不种甘蔗啦。为什么?他们说啊,种甘蔗不值钱,扣杂多,雇工钱又高,钱到手还能得多少啊?有的人说,我家甘蔗刚有一车修什么路啊?哥傻麻雀佬啊,你错了,我们住的这一栋栋楼房都是甘蔗钱啊,现在我们当农民的比那些低收入的干部和下岗工人好得多啦,他们连田地都没有呢。

1

哥傻

麻雀佬哥傻

那就不见有人来考农民?再说啦,雇工费用高也是好事啊,你有田地多就有收入多啊,田地少的家庭甘蔗少还能去打有甘蔗多的工啊,甘蔗少啦就不去修,大家都不种甘蔗了你想打谁的工都难啊?大家有收入啦,这个社会不就更和谐啦嘛。

麻雀佬

我说哥傻啊,你费这心机干嘛?路修不修大车不是照样过得,修得太好啦那些开车的人象开飞机一样快,搞得人家全身钻满灰尘,再说啦,那帮司机来拉甘蔗不给他一点油水还不拉呢。

这个问题你就放心啦,如果有谁敢问你要钱,可以向农务科投诉,那个司机就挨罚上千元呢。嗨呀!罚来罚去还不是那样,他捞得一万罚他一千有屁用啊?狗改不了吃屎的。麻雀佬啊!你是你们队的骨干,做什么事也要带好头,也为大家着想一点才行。死了,我说哥傻哎,怪不得你分做哥傻咯。我家今晚吃什么、孩子读书的生活费在哪还不知道,怎么为大家想得?麻雀佬啊,如果每个人都象你这么说,光顾你自己,路不通、电不通、水不通我看我们都吃西北风去咯。我的意思是,如果哪个司机敲油水才帮你拉蔗的话,你也可以跟我们一起商量去解决啊。

麻雀佬哥傻

麻雀佬哥傻

麻雀佬哥傻

你们这帮村领导,要为我们平民着想才行,有问题都不帮解决还叫我想办法。我们村领导不是万能的,只能说是上通下达的组织者,很多事情还是依靠我们兄弟朋友同心协力,想办法解决,搞好我们把追村的各项工作。

麻雀佬

得了得了,没时间跟你啰嗦啦,我去“弄香”下几注捞晚

2

菜先。拜拜!!!哥傻哎!哎!哎!,麻雀佬!麻雀佬!嗨!人啊…….咳!这么久都没人来,去侬12看看先。麻雀佬(飞跑跳舞一圈后,连人带车飞到路边沟去,然后慢慢的爬上路边上来坐下,自然自语的对着翻下路边去的摩托车说)嗨呀!我说你干嘛这样呢?路这么宽你不过,偏偏爱下沟里去,你说,这下子我怎么要你上来咯?咳!你说单是人做什么事多而闷,车坐多它也闷啊!哥傻(哥傻也随着走到麻雀佬翻车的地方,见状说)哎,我说麻雀佬啊,你不是说去“弄香”下注捞晚菜吗?干嘛坐在这路边啊?麻雀佬还说先,刚才坐摩托车到这路中间撞中了一块石头,就飞下沟里去啦。哥傻也,路这么大,摩托车怎么开下沟得啊?嗨!我都说捏,麻雀佬再精都还撞网捏。麻雀佬哥傻不说啰。我不是想去下几下“注”要点菜钱,谁知道呢?嗨!所以我说麻雀佬啊,路天天都要过,我们修好路啦不光对人家好,对我们自己也好啊!麻雀佬哥傻麻雀佬得啰得啰,今天够吹,出门见鬼了,回去叫大家和老婆娘出来一起修路啦!哦,起码这样嘛。(两人走到舞台边,麻雀佬突然想起掉下沟去的摩托车说)哎哎!!我的摩托车。剧终

实际情感语气表情肢体语言应以实际情况而定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