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季

毕业季,分手季,多少情侣泪浠浠。

你是、我的命中注定。是她曾经说过的。莫颜、你不适合再说。
那么。风起时,想你。 楚浠回来了。回来的那么毫无征兆。
曾经,莫颜想等楚浠回来的那天,她一定会去车站接楚浠。楚浠说:莫颜,到时候你挽着我,我们一起走回去可好?
那一天,莫颜和朋友在超市,突然接到楚浠的电话:莫颜,你知道我现在在哪里么?
不知道为什么,莫颜的心就那么突然用力跳了一下,莫颜回了个头问:在哪?楚浠说我刚刚到家。莫颜顿时觉得心跳都慢了半拍,楚浠真的回来了吗?虽然和预期中,自己去车站接他,然后两人一起慢慢走回来的情景不同,但是,楚浠说过,只要他回来了就会去找莫颜的。
莫颜的声音有点轻微的颤抖:楚浠,那你什么时候过来?
电话那头的楚浠沉默了几秒:莫颜,别急,过几天我就过来。到时候你要陪我去买电脑。
在很早很早以前,楚浠就对莫颜说过,等他回来了叫莫颜陪他一起去买电脑。
楚浠16号晚上回来的。今天是23号。刚才,莫颜看到有两个没有备注的未接来电。莫颜回了过去,是楚浠的号码,楚浠告诉莫颜说这是他新号码,是装宽带送的号码。
莫颜只问了句什么时候装的,楚浠说昨天。莫颜知道,楚浠又一次失言了。莫颜没多说什么,她问楚浠,打她电话有什么事么?楚浠说:莫颜,你怎么都不晓得打个电话给我的。莫颜想,除了昨天晚上自己累得早睡了没打,还有她一直有打电话给楚浠的吧。每次打楚浠电话,楚浠总在看电视,然后他每次都跟莫颜说:莫颜,我在看电视,你把QQ挂着,我和你聊天。
莫颜说:楚浠,我QQ每天都挂着的,只是隐身的。其实莫颜更想说的是她得QQ每天只为楚浠而挂,可是失望的是楚浠从没找过莫颜。那天也是,莫颜等到11点还是不见楚浠的消息,莫颜知道楚浠肯定又是忘了吧。
明天,24号
平安夜。莫颜打了三天的病假。她想,如果楚浠明天来的话,她肯定去打车赶去宿舍等楚浠。可是,莫颜知道,楚浠现在肯定更不会出来。有了电脑的楚浠,肯定又在歪歪了。以前,有次,莫颜让楚浠唱歌给自己听,楚浠说回家肯定唱给莫颜听,说在电话里不好意思唱。
一次,楚浠的学弟在歪歪里结婚,楚浠问莫颜来不来歪歪,说今晚他会唱歌。莫颜说自己没空,还要上班。第二天,楚浠告诉莫颜,他昨晚在歪歪里唱了《一生有你》给新娘。莫颜问:为什么是你唱给新娘,而不是新郎唱?
楚浠笑笑说:这有什么呀,还不是歪歪里的人起哄么?
莫颜无语了:你在网吧都乐意唱,那我让你在电话里唱我最喜欢的《不分手的恋爱》你就不好意思了?
楚浠郁闷了:回来我一定唱给你听! 风起时、想你 楚浠。
当每次的期盼落空时,那些失望会一次比一次来得深、直至麻木的没有任何感觉。电话里头的一些甜言蜜语已经是一些有点可笑的谎言了。
莫颜只是个简单的女孩,希望能有个人关心。天冷的时候,有人可以握着自己的手对自己说:莫颜,不冷。不开心的时候可以有个人逗自己笑。
莫颜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坚持多久?多久?

曾经风里雨里去,曾经花前月下嬉;曾经书声伴细语,曾经相拥入梦里。

却那堪,倒头来,一切尽如一场戏。劳燕分飞奔东西,落得相思无有期。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