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历圣地:神秘西藏篇——2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迷迷糊糊中,我仿佛睡了很久,看了下时间,飞行了差不多有两个小时了,飞机似乎还没有下降飞行高度,正纳闷中,飞机上的广播响了:由于喀什正遇雷暴天气,机长已经在喀什上方兜了几圈,因为没有降落的条件,机长决定返航。顿时,小小的机舱里象炸了锅一样,我和丹面面相觑,连这样的事也能赶上,真不简单啊。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喀什

回到地窝堡机场已经是凌晨3点多了,由于航空公司方面给不出一个具体的可飞时间,只能先安排我们去酒店休息。去酒店的巴士上,我们遇到了一个来自昆明的摄驴,同是驴友,大家有点惺惺相惜,相约到了喀什可以一起结伴同游。虽然后来我们因为航班的关系,错过了,但是奇妙的是,我们竟然可以在塔中沙漠相遇,呵呵,当然,此属后话。

艾提尕尔清真寺

午后2点,我和丹终于再次坐上了飞往喀什的飞机,飞机徐徐降落后,我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喀什——南疆的这颗明珠,我终于来了!

人民广场

喀什机场很小,小得怎么形容呢?就是:机场外没有出租车、没有公交车、也没有机场专线。正当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我们有幸得到了机组人员的帮助,原来他们入住的的宾馆和我们事先预定的宾馆竟然是同一家。于是,我们搭上了机组的顺风车,与平日里显得高高在上的飞行员、空姐们有了一次比机舱更近的亲密接触。

发表于 2002-11-07 20:54

10.10 天气依然晴好,懒在床上不想起身 9:30
起来洗漱之后靠在床上看电视吸烟,希望上午就这样过去。这是我在喀什的最后一天,晚上23:50我将离开这座城市,继而返津。
从10:00开始,同事、朋友、三哥的短信、电话纷至沓来,足足一个多小时才告一段落。给W发信不成功,料想已经返粤更换了电话卡;YL却没有回音;G.在我退房的时候还没有下来,不知道是否真的病了。
把包包存在色满,出门闲逛,这回是真正的没有目的的闲逛,我要打发掉起飞前的12个小时,而且我已经打定主意回乌鲁木齐之后再去买纪念品,也不想再去任何一个景点。这倒是给了我细细品味这座城市的时间。
喀什是个奇妙的地方。这里很少看到行色匆匆的白领和到处找活计的打工者。整个的城市很安逸、很平淡。时间以一种平稳的步伐前进。每天早上阳光都会洒满城市的每个角落,平和而温暖。
基本上城市以人民东、西路为主线建有许多现代化的建筑,尤以中行、移动、工行的大楼最为漂亮。老城区的典型应以吐曼路、阔纳代尔瓦扎路、恰萨巷、阿热亚路、欧尔达希克路一带为集中。几乎所有的老城街道都通向艾提尕尔清真寺,也就是说,只要你进入了老城,只要你能走,只要你不回头,最终你都会走到艾提尕尔。
艾提尕尔,全国最大的清真寺,可以容纳几千穆斯林礼赞真主的地方。在我看来并不是很大,只是很幽静、很恬淡。也许是没有偶像的缘故,这个神圣的地方依然是朴素、含蓄的。这里是喀什人生活的中心,各种巴扎环布周围,基本上都是维族人在经营,少见汉人。寺旁是喀什最大的超级市场——南达超市,货品很齐全,而且有些特色干果比巴扎上的便宜成色好。
实际上,这座南疆最大的城市,恐怕同时也是新疆最早商业化的城市,追逐现代的脚步并不落后于内地。各色的品牌基本上都可以在街边找到专卖店。也许是我不留意的缘故,我没有看到麦当劳或者肯德基,但是却又德克是。在夜间,散步于闹市区,你并不觉得是在一个很偏远的地方。这个在很多人心目中神秘美丽的城市中一样能让你感受到灯红酒绿的庸俗,也许这就是城市化、现代化的代价。
人民广场可能是中国唯一一个矗立毛泽东主席全身像的市内广场,面积不大却毫无创意,极力要模仿北京天安门广场,甚至在后面的喷水池上架设了几座拱桥,如金水河上一般,只是颇为不伦不类。
喀什的公交车不时很多,29条线路,但我亦以为多余。这不是一个很大的城市,我喜欢在这里的街上散步,听着身边的人说着我听不懂的话。
这是一个绿化很好的城市,且不论吐曼河边天然杂生的草木,在中心区也是夹道都是粗壮的杨树,艾提尕尔更是埋没在绿杨荫里。
这是一个平和的城市。没有传说中的暴躁和骚动,人们平静的生活。富人与穷人、汉族与维族,街上衣着光鲜者不输内地,破衣烂衫的也不比别处多。伊斯兰的握手礼是这里最常用的礼节,无论对方是谁,只要你伸出手就一定能得到热情的回应。
在午后的阳光下,在绿杨荫里坐在喀什的小街边上整理思路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对于我这样的旅者而言简直是一种奢侈的享受。但这是值得的,拿出一两个小时,坐在高大的杨树的阴影下,观望街上的行人,听着维族小孩轻声细语的交谈和女人与小贩讨价还价还有远处传来的不知名的维族音乐,让思想沉浸在这祥和的氛围中,可以随意的飘扬。漫漫的写下笔记,写下对这古老而年轻的城市的感受,让心在这座城市中徘徊。
同事来短信问旅途的感受。
回其一曰:新疆,山好、水好、人好、饭好,水果很甜,女孩子美若天仙。
回其二曰:喀什是个奇妙的地方。人懒懒的,懒的思考,懒的乱跑,懒的回家。这可爱的地方啊。
喀什葛尔,这奇妙的城市。时间似乎毫无意义,人们按照自己的节奏,一种古老的节奏生活。
在昆仑饭馆吃下在喀什的最后一餐,回宾馆的途中遇到G.似乎感冒已经好了。拿行李时恰好有宾馆的班车去机场,但是时间太早。于是坐在大堂给老娘打了个电话,续前几天的日记。
9:45 我起身去机场,搭车20元。机场距色满宾馆12公里,十几分钟就到。
喀什机场给人的印象很糟。车子从主路上拐入一条黑黑的小道,路口有块牌子上面写着“机场入口”。从入口到停车坪的道路约有两三公里,是沙石路,很暗,没有灯。只是在一个大门口有个收钱的老人。据司机讲机场正在修建一个新的候机楼,大概再有15天就可以完工了。
候机楼还算不错,以浅色调为主,要比火车站强很多。登机牌要在70分钟后才能拿,拿到却又不让进候机厅,许多人办完手续后也只能在大厅里立等。
这里军人颇多,与北京和乌鲁木齐大相径庭。在北京机场,你几乎看不到穿军装者只有穿制服的机场工作人员。而这里却相反,机场的工作人员多不着制服,即便穿了也很不规范。服务也不热情,很有些他是主你是客的感觉。
22:50 大厅里立等的人越来越多了,通向安检的扶梯依旧没有开。 23:15
通过安检。安检很严格,过了安全门之后还要用金属探测器扫描全身,香烟、口香糖均不能幸免,但还算快。候机厅不大,只可容纳二百人左右。很干净,只有两台电视充作候机时的消遣。有两扇门通向停机坪,尽头隔出一间贵宾室,旁边的空地充作餐厅。大约不足一百人等候登机,昨天新闻讲客运票价已经全面上浮,但疆内航线价格不变,不知道这么小的了流量新航还能坚持多久。
由边门出去可达停机坪,除了我们的757外还有几架军用直升机,始知此地尚有军事用途,难怪机场军人往来。
23:30
坐在坐椅上,13C,紧靠走道。飞机不大,一排6座,左右分开,走道狭窄,但座椅很舒服。这是新航的飞机,YL曾讲新航的飞机很平稳,不时是否。邻座一老外,浓香逼人。
机舱还是不错的,脚下是蓝色满天星的地毯,行李架上下有光线溢出。整个机舱明亮,光线柔和。约六排座椅头顶就有小型屏幕一。
23:45 开始滑行,日光灯熄灭,只座椅上方的小灯亮,我无缘新疆的夜色了。
23:47 起飞,噪音同样很大,冷气的声音也大,但确实平稳。 23:50
平飞,很稳,不知降落时如何。 在喀什遍寻十二木卡姆CD不得,引以为憾。
10.11
0:40,气流,空乘要求收起桌板,飞机颠簸颇剧,如乘电梯般,仿佛又回到了中巴公路,不能写字。
2:40,又躺在石油宾馆舒服的床上,102元,物超所值。我喜欢这个地方,这是我住过的第一个宾馆。整齐的床,干净的毛巾,浴室、热水、味道不错的绿茶,两个烟灰缸——印象深刻,我喜欢舒服整洁的地方,虽然我不是那么整洁的人。
再有12个小时我就要结束这次新疆之行,这是我不愿却不得不做的事。旅途中遇到的人一个又一个离开,如烟气般融入身体又离开,除去6个半胶卷,几十页日记,还留下了什么?想想将面对的工作,我觉得恐惧。我担心自己已不再适应朝九晚五的生活,我担心一旦放弃却又无法生活。我觉得自己喜欢旅行、喜欢在陌生的城市闲逛。就像YL这个可爱雍容的小女孩所坚信的——生活是那么美好、社会是那么美好、人们是那么美好……
我感到自己开始有些厌恶原有的生活,却无力改变它。我又自身的责任,这迫使我不得不坚持原来的轨迹。虽然我从未喜欢过“家——单位”的线段,我渴望曲线,却又深知曲线的顶点之后是低谷。
徘徊、迷茫、失落、兴奋、震撼、激动交织在一起,在旅程行将结束之时,使我不能入睡。
乌市的匆匆、天池的秀美、喀什的祥和、喀湖的壮美,这些留在我的心里。匆匆7日积淀下如此多的感受——人、社会、山川、苍穹,寥寥数十页文字又如何可以描述得尽。我觉得自己被这过于丰富的情感压迫着、窒息着。旅行是匆匆的、短暂的,思考却是沉重的、绵长的、几乎无法排遣的,这世界、这人生,以及我未来的生活……
也许,我真的不该旅行,独旅的感觉是奇妙的,或者说是奇特的。独行的时间长了,你会把自己的心灵放置在最宽广的空间与最细微的尘埃之间,你的情感渐渐的脱离了人群,当你以独特的目光注视人群、注视生活时,你会发现人们同样以独特的目光注视你,那里有怀疑,有不信任,那种目光注定了你不可能成为他们的朋友,只能是一个旁观者。你将没有朋友,没有“正常”的生活,直到遇到另一个旁观者。而当这个社会中的旁观者越发多起来之后,生活中的人们会将其逐一的消灭,我将是注定被消灭的一个。
内地人讲新疆太乱,一个人去太过危险。为什么?为什么讲新疆乱?何为乱?因何而乱又因何而不乱?这些不是本文应当回答的,也不是本人完全明了的。YL讲在新疆睡觉都觉得踏实,却又是为何?难道人们的认识真就有如此之大的差别?这又不是我能明了之处。然而短暂的7日之行去让我赞同YL的说法。我的所见所闻所感证明了她的正确和内地传闻的谬误,但传闻又从何而来?
10:00
离开舒服的宾馆,我去二道桥购物,新疆的最后一站,我必须购置一些礼品送给老妈、朋友和自己,这是远行之后所必须的,虽然有些庸俗的味道。曾想是否应当去阿姨家道别,但是,一则现在应当都去上班了;二则,我只是个路人而已。
13:00
我坐在乌鲁木齐国际机场的候机楼。安检还不错,没有取下手表等杂物,只是用探测仪扫了全身,并未要求更多,看来安检也要看安检员的心情。
机场很漂亮,虽然没有北京机场的规模大,但是很雅致,色调以蓝色和白色为主很有特点。入口和候机厅摆放着几只大型的渔缸,里面有两条鲨鱼和其他几种名贵的热带鱼悠闲的游弋着。看着鱼儿,人的心情也轻松起来。候机厅辟有吸烟室,不大但很干净,几乎没有人,可以坐下来静静的吸烟、写日记。
14:00
飞机晚点,它飞到哪去了呢?我越来越觉得这东西只是比火车快而已。8号候机区几乎坐满了,几乎人手一盒“新疆特产”,包括我自己。
14:15
我已经坐上返程的飞机,新疆之行结束了。人很多,行李架已经放不开了,不理解这些人为什么一定要手拉肩扛的上飞机。
14:25 又要飞了,又嗅到满舱的油味。 14:29
开始滑行,准备飞。远方的博格达峰清晰可见。乌鲁木齐、新疆,我就要离开了。
14:34
起飞。似乎有气流,飞机抖的很厉害。感觉上飞机并非一飞冲天,而是在一个高度略停一下才继续爬升。空乘在通报地点,天山,这很好,让人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天山已经覆雪,新疆的旅游季节过去了。在飞机上可以看到天池——那一潭的碧水啊。看上去,天池的边上已经下过了雪。旅行的季节过了,路人该回家了。
博格达,幸运之山,吉祥之山,下次见面会在何时?新疆,神奇的圣土,我将在何时重回你的怀抱?一阵阵的失落袭击着我,我的心弥留在下面的山川里。它不愿离开,一种撕裂的痛楚弥漫我的身躯。我将心留在这里,这片广袤的土地山河。
从未对那里有如此的眷恋,即便是我的家乡。新疆,我祖先曾经走过的地方,我思想任意驰骋的地方,我的信仰得以伸张的地方。我不愿却不得不离去,我把心留下,希望能再次投入你的怀抱。泪水充盈着眼眶,我死死的盯着窗外的云海,新疆在云的下面,我在云的上面。我无法体会那些离去的人们的欢欣,我看着白茫茫的云海一言不发,“悄悄是离别的笙箫”。
15:00
飞入云里,窗外白茫茫一片,新疆对我遮起了她的山川,在我离去之际,她不愿见到我的泪眼。
15:30 云淡了,下面是沙漠,我已经离开新疆。 17:35
北京机场,闷、热,湿乎乎的热气扑面而来,我怀念喀什舒爽的太阳和明园的树荫。
22:00
家,安静的家,在这座喧嚣的熟悉而又有些许陌生的城市。向老妈讲述旅途的见闻,兴奋的似乎又游荡在那片遥远的土地上。敲打着小小的手鼓,拨弄着小小的冬不拉,似乎耳边又响起那听不懂的维语和不尽和欢歌笑语……
新疆,我祖先曾经走过的地方,我思想任意驰骋的地方,我的信仰得以伸张的地方。
新疆,我魂牵梦萦的地方……

在这里,我想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第一天入住的宾馆:其尼克瓦宾馆。喀什的住宿,对于背包客来讲,有两个很著名的地方,即由原俄领馆和英领馆改建的色满宾馆和其尼克瓦宾馆。这里中外驴众多,如果需要搭伴包车很容易在这里找到伴的。当然,除了可以满足一般驴友的住宿以外,这两家宾馆因为有着很有渊源的历史,它们的建筑也是非常值得一看的。我们入住在其尼克瓦著名的静园,离喀什著名景点艾提尕尔清真寺很近,步行只需10分钟。

我与丹放下行李就迫不及待地与这个城市亲密接触了,穿过其尼克瓦对面的一条小巷就可以到达广场和清真寺,而这条小巷本身就充满着浓浓的维族生活气息,街边有卖水果、自制酸奶、冰激凌、烤肉、烤包子、囊等,而这些食物也几乎成我们后来在新疆每天必吃的,至今回想起来,还是忍不住口水塔塔滴~~~~

我们几乎是看到一样就试着买一样尝,就连学校门口一位维族大娘摊头上的食物都没拉下。看到许多刚放学的孩子买她这里的一种食物,也好奇请她拿一份给我们。由于大多数维族人不通汉语,交流起来比较吃力,只能靠手语比划了,幸好边上有放学的孩子很好奇我们这两个外来客(估计游客见得多了,没见过跟他们一样光顾小摊的游客,哈哈),所以给我们充当起了临时翻译,问我们要多少钱的?一毛?两毛?五毛?“这么便宜?”我不禁怀疑自己听错了,“那就两毛吧”。结果递到我们手上的是一碗(比平时我们吃饭的碗还大)由小豌豆、土豆丝和一些叫不出名的东西所组成的食物,味道一般,大概这是孩子们下课后充饥的食物吧,为了礼貌起见,我和丹分食得一干二净后跟维族大娘竖了竖大拇指,并赞了句“好吃,谢谢”并递上了吃剩下的碗。大娘笑着朝我们点了点头,做了个让我和丹差点晕到的动作——接过我们递去的碗顺势拿起手边的一块抹布,朝碗内抹了一下就放回了叠起的备用碗上。我和丹忍不住又好气又好笑,只得阿Q一下: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当然,事实证明我们的阿Q精神非常有用滴!或许是学校门口的举动,我们受到了几个小朋友的注意。当我们在附近的巷子里捕捉维族特色建筑时,她们不但打开了自己的家门让我们得以参观了一下,还有个小姑娘给我们做起了临时导游。虽然我们错过了清真寺开放参观的时间,但第一天就受到了热情的维族小朋友款待,心里还是无比开心的呢。

图片 1(维族宝贝,带头巾的小JJ可会照顾DD、MM了)

图片 2(广场上翩翩起舞的孩子,天生的镜头感,一点都不怕生哦)

晚上,比我们早来几天的另一拨驴友请我们吃了一顿正宗的新疆餐。照片上的大盘鸡、卡瓦斯(一种略带啤酒味的饮料,入口甜、蜜、清、鲜)是不是很诱人啊?哈哈……

图片 3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